汽车产品-只是新能源汽车产品之间的竞争

  • 时间:

【任正非谈鸿蒙系统】

▍重要觀點汽車產業重構是一場漫長的馬拉松。

趙福全:首先,汽車企業之間的較量,最終是消費者在用自己腰包里的錢來投票。作為新能源汽車企業,如果沒有一款能夠打動消費者的產品,又憑什麼讓消費者買單呢?目前新能源汽車市場還處於培育階段。新能源汽車產品自身還有很多現實和潛在的挑戰,既有大家熟知的成本高、續航里程短、充電難等問題,更有最近接連出現的安全問題,關鍵是要如何有效解決這些問題,同時充分發揮出新能源汽車的優勢。

:產業重構涉及到能源的轉換,而目前發展迅速的新能源汽車,也面臨著很多的現實問題,例如前段時間多個品牌的電動車產品發生自燃事件,現在有些小區已經禁止電動汽車進入了。您怎麼看這些問題?

目前新能源汽車市場上有沒有哪些產品讓人眼前一亮?明顯高出對手一截?我還沒有看到。在今年的上海車展上,不同企業展示的新能源汽車產品除了造型以及智能網聯功能外,體現在電動車上的差異在我看來還很有限。類似從0到100公里/小時的加速時間或者續航里程等,還無法構建起電動車產品之間的差異化。應該說,電動汽車還剛剛起步,其創新的空間和潛力是巨大的。

汽車產業重構需要大戰略、大平臺、多能力。

:近幾年間,我們看到汽車行業涌現出一大批新造車企業,近期像恆大、寶能等房地產公司也進入了汽車行業。您如何看待這一現象?

總的來說,我認為,汽車產業重構是一場漫長的馬拉松,會有不同的參與者進入賽道。在這個過程中,肯定會有很多新嘗試,也肯定要交很多學費,造成一些資源浪費,並使一批先鋒成為“先烈”。但這些都是正常現象,也是產業成功重構必然要經歷的一個大浪淘沙的過程。

總之,我認為,所有的參與者都應該做好充分的思想準備,未來幾年新能源汽車市場的競爭一定異常激烈的,這個過程會讓很多企業非常煎熬。對於新造車企業來說,要儘快上量,並以優質安全的產品支撐起自身的品牌;而對於傳統的大品牌車企來說,儘管其占有先天的品牌優勢,但是如何在原有的品牌中培育出新能源汽車的新品牌基因以實現“老樹開新花”,這也是一大挑戰。

▍新能源汽車差異化發展挑戰巨大:觀察當前的新能源汽車市場,不少跨國車企陸續開始投放產品,而一些國內車企早就開始發力,再加上很多新造車企業的產品也相繼量產。顯然,新能源汽車市場的競爭正變得越來越激烈。那麼在您看來,最終的競爭格局會是什麼樣的?要想贏得先機,傳統車企以及新造車企業各自應該怎麼做?

趙福全:之所以出現這麼多新造車企業,我認為原因很簡單,就是因為大家覺得造車的門檻降低了,有機會進入汽車行業了。但我們也應該認識到,門檻降低意味著要做出差異化的產品更難了。同時我們還應該仔細思考,造車的門檻真的全都降低了嗎?實際上,從傳統內燃機汽車到電動汽車,動力系統的門檻確實降低了,而車身、底盤、電子電氣等系統以及制動、轉向等基本功能的要求一點都沒有降低。

其實很多人都有造車情結,都有自己的汽車創業夢,因為汽車這個產業太大也太複雜了,做好汽車會讓人非常有成就感,也會讓很多創業者感到很刺激,只不過之前造車的門檻較高,大家不敢輕舉妄動罷了。而進入新能源汽車大發展的時代,攻剋發動機和變速器技術不再是必需,電池、電機等關鍵零部件在一定程度上可以依靠“買”來解決,客觀上造車的門檻就降低了。同時,在這次產業重構中,萬物互聯、大數據、雲計算、人工智能等新一輪科技革命將給汽車產業帶來空前巨變。而部分新勢力的創業者們曾經在這些領域有過一定的積累和經驗,這又讓他們看到了“換道超車”的可能性。無論是電動車的“三電”,還是圍繞新一輪科技革命的多種關鍵技術,傳統車企都沒有特別多的積累,在這些方面可以說大家基本是在同一起跑線上競爭,這就給新勢力參與造車提供了一個歷史性的機會。

趙福全:這些問題充分說明,電動汽車的發展並非像一些人想象得那麼簡單,這是一個非常複雜的系統性新產業。實際上,這不只是用電池替代內燃機那麼簡單,而是整個能源體系的轉變,更是多個領域、多項技術有效組合的新挑戰。從化石能源到電能的切換,涉及到能源從哪裡來?能源如何便利地供給到汽車上?以及能源如何在汽車上安全、高效地使用?解決這些問題需要有效協同的“組合拳”,而且不可能一蹴而就。

當然,對於傳統車企來說,做新能源汽車是為了後續的發展,眼前的生存可以靠燃油車來支撐,占比高達90%以上的燃油車市場才是他們的主戰場。而對於新造車企業而言,因為只做新能源汽車,所以面向未來沒有歷史的包袱,但當下只靠一年幾萬輛的產銷量,是很難支撐企業的生存與發展的。畢竟汽車產業需要巨額的投資,尤其需要持續的研發投入,否則幾年之後產品就會難以為繼。而持續的投入又需要有銷量提供有力支撐。

▍汽車產業重構是一場漫長的馬拉松

第二,要把新能源汽車產品做出差異化,挑戰非常大。因為各家企業所用的電池、電機大都是採購來的,即使有個別企業掌握了三電技術,也並沒有造出具有明顯特色的產品。這既是電動車產品的技術特點,也是未來競爭的難點所在。所以,如何用差異化的產品贏得消費者,就變得至關重要。

在新造車企業中,不乏一批有識之士,他們是真心想造好汽車的。當然也有一些投機者,只是在利用這個機會圈地圈錢。不過,我認為,對此我們應持開放和包容的態度,總體而言,新勢力的進入為汽車產業的發展增添了新的活力。而最終哪些車企能夠生存和發展下來,時間是最好的試金石。時間就像陽光一樣,會讓健康的植物茁壯成長,也會讓投機者暴露出來,如雪人般在陽光下融化。

未來企業需要提供個人智慧出行服務。

近日,清華大學汽車產業與技術戰略研究院院長、世界汽車工程師學會聯合會(FISITA)主席趙福全教授在接受採訪時指出,產業重構要求汽車企業必須具備更多更強的技術能力和資源掌控能力。“原來只要把發動機、變速器做好就可以了,現在不做電動技術不行,不做智能網聯技術也不行;而且只做硬件已經不夠了,還必須做軟件;硬件和軟件做好了之後,還要做系統集成,並要思考如何佈局商業模式等一系列問題。”因此,汽車產業重構將會迎來各類不同的參與者,經歷一個大浪淘沙的過程。

具體來說,這種挑戰主要集中在兩方面。第一,新能源汽車市場容量的增長速度遠沒有競爭對手投放產品數量的增長速度快,造成“僧多粥少”的局面日益嚴峻。儘管新能源汽車銷售總量這鍋“粥”正變得越來越多,但是“僧”的數量增加得太快,這樣大家能夠分到碗里的“粥”反而更少了。

必須科學、客觀看待新能源汽車出現的產品質量問題。

這裡必須強調的是,在產業重構剛剛開始的今天,無論是新能源還是智能網聯技術都將帶給消費者全新的產品體驗,並將逐步在消費者心目中建立起全新的品牌認同感。當此之際,任何質量問題,尤其是安全問題,都將給消費者的心裡蒙上陰影。無論是新勢力樹立新品牌,還是傳統老品牌樹立新形象,這個影響都將是巨大的。同時,這也不利於產業的長期健康發展。業界對此必須高度重視。

如果只是新能源汽車產品之間的競爭,狀況還會好一些,但是現實並非如此。當前,除了幾個限購限行的城市對新能源汽車的購置和使用有明確傾斜之外,中國其他地區的汽車市場對消費者的購車選擇是沒有特別限定的。也就是說,新能源汽車不僅要和其他同類產品競爭,而且還要與傳統燃油汽車競爭。儘管近兩年來新能源汽車市場增長很快,但是相比於2500萬輛的汽車市場總量,100多萬輛的新能源汽車市場占比還是很低的,新能源汽車要想在競爭中勝過燃油車談何容易。與此同時,在政策的驅動下,參與新能源汽車市場競爭的企業數量正呈幾何級數增加,由此可以預見,企業將面臨非常巨大的挑戰。

▍本期採訪嘉賓清華大學汽車產業與技術戰略研究院院長、世界汽車工程師學會聯合會主席 趙福全

▍必須科學、客觀看待新能源汽車出現的產品質量問題

新能源汽車市場,有傳統車企和新造車企業之間的競爭,也有豪華品牌和大眾品牌之間的競爭。究竟如何避免同質化,真正體現出自身品牌和產品的特色,我認為,這是所有汽車企業都需要認真思考的問題。

兼併重組、合作結盟是大勢所趨。近幾年,“產業重構”一詞在汽車行業各類活動中被提及的頻次越來越高。所謂重構,通常的解釋是把原結構解體為基本單位,再進行重新組合,構成一個全新的、不同於以前的新結構。汽車產業重構也要經歷這個過程,不過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對於已經發展了一百多年、體量龐大的汽車產業來說,重構的複雜程度超乎想象。

我認為,對於電動汽車出現的安全等質量問題,大家給予高度重視,這是非常必要和正常的。但同時我們也必須認識到,這些問題其實是電動車這個新事物、新技術在成長和發展的過程中必須經歷的“磨難”。我們不能把一項剛剛發展了不到十年的新技術與已經發展完善了很多年的內燃機技術,進行簡單的對比或提出相同的要求,這樣既不科學,也不客觀。大家應以客觀、包容、積極的心態,去面對一些電動車產品出現的產品質量問題,而不應以此來否定我們這麼多年所作出的努力和已經取得的有目共睹的成就,更不能因噎廢食而放慢汽車電動化發展的步伐。相反,我們應該在技術創新、產品改進、基礎設施建設、法規完善、質量監管、鼓勵使用、社會科普等方面進一步加大投入力度,確保新能源汽車產業能夠可持續地健康發展。

當然,所有企業都必須引以為戒,全力以赴確保投放的產品在安全上萬無一失。如果說產品性能的優劣消費者可以進行選擇,但是安全問題與品牌、價位無關,沒有絲毫商量的餘地。沒有了安全這個前提,汽車產品其他所有的功能、性能就都失去了應有的支撐和價值。因此,對於新能源以及智能網聯這類新技術的導入,我們必須把安全作為產品開發、生產製造以及售後服務等各個環節絕對的重中之重!特別是在產業化經驗尚不充足的時候,企業更應謹慎嚴把技術方案選擇、產品設計與驗證、供應鏈建設、生產製造以及售後服務等每一個質量關口,按照科學的產品開發流程全方位地做好質量工作,確保產品能夠高質量地投產及交付使用。

從目前的情況來看,面對產業重構,相關企業做的準備還遠遠不夠。那麼未來的汽車產業格局究竟會如何變化?汽車產業以及企業應該如何繼續前行?怎樣才能在產業重構過程中占得先機?在近期舉辦的“C Talk 奮鬥2019”為主題的系列高層訪談中,趙福全與就產業重構問題展開了深入的交流。作為汽車戰略研究的領軍人物,他對於以上問題有著怎樣的深刻理解和精辟觀點,詳見以下訪談實錄(中篇):

在此,我想提醒所有新造車企業,必須認識到汽車是一個資金、技術、人才都高度密集的複雜大產業,要想把車造好,首先一定要充分尊重汽車產業的基本規律。而無論新舊車企都必須認識到,產業重構要求企業具備更多更強的技術能力和資源掌控能力。原來只要把發動機、變速器做好就可以了,現在不做電動技術不行,不做智能網聯技術也不行;而且只做硬件已經不夠了,還必須做軟件;硬件和軟件做好了之後,還要做系統集成,並要思考如何佈局商業模式等一系列問題。所以汽車企業的挑戰更大了,當然機遇也因此更大了。

新能源汽車差異化發展挑戰巨大。智能網聯的同質化源於合作伙伴趨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