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主经营-对当前汽车市场和长安汽车自身经营状况清醒而理性的研判

  • 时间:

【法国建太空指挥部】

公開的數據顯示,在國家企業技術中心評價排名(由國家發改委、科技部、財政部、海關總署、稅務總局等多個政府部門綜合評定)中,長安汽車研發實力連續5屆10年居中國汽車行業第一。

這位自2001年起,就一直管理長安汽車業務的老長安人,在此刻提出如此看法,是對當前汽車市場和長安汽車自身經營狀況清醒而理性的研判,十分可貴。

自2018年以來,國內汽車市場開始出現下滑趨勢,至2019年月度銷量同比下滑幾乎成常態。近期,中汽協發佈半年數據時稱,預計國內汽車市場銷量全年下滑,預計同比下滑幅度5%。

在新時期,國家一再鼓勵自主研發,培養自己的能力。長安汽車在近期獲得的7億元政府補貼中,有6.5億元是針對新品或技術研發的補貼。也側面體現了國家對長安汽車自主研發實力的認可。

02長安汽車轉型調整,不唯量第一,關註經營質量

然而,汽車產業向來是個“慢”產業,在稱得上龐大的體系之下,往往調整要產生效應得滯後一段時間。舉個例子,一款全新的新車開發周期一般得40個月左右。

全球經濟發展有波動周期,汽車產業也有其內在發展規律。在當前已進入調整期的國內汽車市場,信心和希望比黃金更珍貴,兩者都生髮於車企的體系能力和產業的基本規律。“守得住雲開,見得到月明”,目前長安汽車業績的確不夠樂觀,但看好長安汽車。

對比過去20餘年的快速增長表現,不得不承認,國內汽車市場已進入新的發展周期,將由追求規模量到需要追求發展質量轉變。

“無論是合資還是自主版塊,長安都處在爬坡階段。既要看到產銷量,又不能唯量為第一,要關註每個產品的市場份額和經營質量。”張寶林表示。

在今年4月份,長安汽車歷時8年投資43億元的全球研發中心啟用。據悉,新中心“擁有設計、試驗、管理等7大功能,覆蓋仿真分析、噪聲振動、被動安全等12大領域,包括混合動力、空調系統、非金屬材料等180個實驗室以及運用雲技術打造的全球領先數據中心”。

要“守”的住,防禦得強;要“攻”的出,競爭力得強。這,都要求各方註重高質量的企業發展之路。

比如,在新能源領域,長安汽車發佈“香格裡拉計劃”,成立了獨立的全資子公司,“產品主要是針對集團客戶和出行公司,苦練內功、為個人消費時代積極做準備。”

顯然,長安汽車具備了這樣的實力,這是其能給予人信心的根本。

其近期公佈的6月份產銷快報數據顯示,2019年1-6月份長安汽車累計銷量為82.51萬輛,同比下滑31.66%。

此外,公開信息顯示,長安汽車建立“五國九地”全球協同研發體系,打造來自全球18個國家、近萬人的研發團隊。到目前為止,長安汽車形成產品研發流程體系(CA-PDS)和產品試驗驗證體系(CA-TVS),這是多少車企所不具備的啊。

01汽車市場進入調整期,長安汽車現好轉,資本市場看預期

舵掌好了,船就跑的穩;方向對了,執行就會容易許多。何況,曾被稱為“自主一哥”、如今仍是重慶汽車產業龍頭的長安汽車,有能力觸底反彈。

以自主研發實力為基礎,長安汽車面向核心能力和未來汽車發展方向的拓展,也順理成章。

最近,長安汽車引起了大家的關註。

企業在成長、發展、壯大過程中,最怕的是沒抓住機會,其次是沒控制好節奏。可以看到,長安汽車在新領域的佈局策略很合理(守住現有業務、適度拓展新業務)。而這,也是車企體系能力的一種體現。

儘管資本市場與企業經營業績並不一定存在必然的關係,但對比長安汽車此刻兩方面的表現,著實讓人費解,這是為何?

比如,在動力總成領域,長安汽車歷時4年推出中國汽車品牌首個動力平臺—NE發動機平臺,覆蓋1.0-1.8L排量機型,最高熱效率40%。

如果你仍然覺得這比較抽象,那筆者再舉一些例子。

“長安汽車(含合資品牌)的零售優於行業大勢,環比增幅很大,而且合資企業出現了零售逐月回升的態勢,每個月都是回升在二位數以上。同時,我們的經營質量也是在不斷向好,庫存降了22萬台,經營現金流達到116個億,上半年實現降本54億。”長安汽車張寶林表示。

在7月15日公佈的半年度業績預告中,長安汽車稱,預計半年經營業績虧損,預虧損19-26億元,公司整體業績下滑主要受銷量下滑影響。

於是乎,我們看到一邊推動調整,一邊面臨市場形勢的轉變及外部環境的變化,長安汽車在2019年一季度由盈轉虧,凈虧20.96億元;一季度,或許是長安汽車最黑暗的時刻。因為結合近期的半年報來看,長安汽車二季度預計實現歸母凈利潤-5-2億元,虧損大幅收窄、經營狀況明顯向好。

敢變、能變,適應新發展周期的車企才能活下來、活得好,比如長安汽車。從2018年上半年開始,長安汽車發佈“第三次創業-創新創業戰略”,堪稱有預見性地做出了調整。

再如,在智能互聯領域,長安汽車發佈“北斗天樞計劃”,考慮智能化領域的特殊性(跨領域、跨資源等),其與華為、騰訊、博世、青山成立聯合創新中心,實際智能化搭載比例及規模應居行業領先位置。

資本市場的投資邏輯向來重預期、重趨勢,若只重視當前波動、那就是“韭菜”。

長安汽車在二季度的表現超出了資本市場的預期,結合長安汽車從去年以來的戰略調整和業務佈局,及到今年上半年的實際表現、與合資伙伴的協同調整和下半年的計劃(詳情網絡可查,此處不贅述),資本市場應認為其最壞的時刻已經過去。筆者認為,這便是資本市場近期追捧長安汽車的大邏輯。

但是,在半年度業績公佈的當天,長安汽車在A股市場當天實現了高達7.54%的單日增長。與此同時,多家機構紛紛給出了買入/增持的評級。

其次,汽車進入國內百姓家庭多年,消費者對汽車的認識程度已非吳下阿蒙,且在供給的同步加強下,消費者對汽車的需求已升級。如,從以往要求有面子,到現在要求有駕駛樂趣。

為什麼這麼講?首先,在過往的長周期里,國內汽車產業鏈習慣了增長的節奏,各方基本採取“攻城”策略;現在遇到由增轉降局面,各方面臨的處境就好比急剎後公交內的乘客會擠到一起,需要重新尋找舒適的位置。而國內汽車市場增量短期不再,那意味著市場競爭必然加劇,各方或得“先守後攻”。

筆者認為,衡量新時期的車企研發能力,將不再以能快速推出多款新車、多款好看的新車,多款配置豐富、參數炸裂的新車為指標;有了沉澱的、完善的自主研發體系才是關鍵,然後上新車就是順理成章的事情了。

“掌門人”,對車企的作用太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