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盖数据-在四十多个城市建设2万座5G基站

  • 时间:

【香港机场取消航班】

全國已建成5G基站超2萬座。-宋文輝圖

朱伏生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5G帶來的改變絕非“10G視頻9秒下載完成”這麼簡單,5G最具革命意義的地方在於與工業、交通、醫療等垂直行業的深度融合,形成工業互聯網、自動駕駛、遠程醫療等戰略性新興產業。

在受訪專家看來,5G已成為區域乃至國家培育發展新動能、搶占競爭主導權的戰略重點。各地之所以“痴迷”基站建設,就是想提早佈局5G這個萬億級戰略新興產業。但受制於5G超高頻頻譜造成的覆蓋範圍有限,運營商需付出比部署4G基站更高的投資成本。面對萬億級市場規模的5G產業誘惑,各地對5G的投資需謹慎,避免造成重覆建設。

有多密集?據工信部2018年的數據顯示,我國目前已有的4G基站總數達到372萬個。5G基站數按照多兩倍推算,未來國內基站數至少應超過700萬個。

“要想富先修路,5G也是一樣。”廣東新一代通信與網絡創新研究院院長朱伏生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5G產業的崛起一定是建立在足夠多的基站之上。

按照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院長劉多的分析,在5G商用初期,網絡設備和終端設備收入將合計約4500億元;到5G商用中期,終端設備收入將合計1.4萬億元;到5G商用中後期,互聯網企業與5G相關的信息服務收入將達到2.6萬億元。

據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測算,預計2020-2025年間,5G商用可直接拉動經濟總產出10.6萬億元。到2030年,5G將創造經濟增加值2.9萬億元、就業機會800萬個,約6%的GDP將會由5G產業直接貢獻。

賽迪智庫無線電管理研究所副所長彭健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單從基站建設角度看,5G基站的投資約是4G的1.5-3倍。

北京市通信管理局公佈的數據顯示,截至7月底,中國鐵塔公司已在北京完成交付5G基站7863個。上海市經信委公佈的數據顯示,截至6月,上海全市已建設5G基站超過3000個。廣東省工信廳公佈的數據顯示,截至6月底,廣州、深圳已分別建成開通5G基站5000座、3777座。

一處細節足見各地迫切的心情。在6月6日國家發放5G牌照後,廣東省大幅提高了5G基站建設目標。廣東將建設5G基站的年度計劃,從5月份制定的2萬座提高到3.2萬座,增幅高達60%。

廣東省工信廳信息化與軟件服務處處長董晉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採訪時表示,作為電子信息產業大省,廣東發展5G產業的基礎非常好,不僅產業鏈完善,骨幹企業競爭力也較強,提速是必然。廣東僅6月份就建設了基站3949座,相當於此前總和。

但受訪專家強調,要想達到與4G網絡一樣的覆蓋,投資可能需要達到4萬億元。除此之外,用電量占5G網絡運營成本40%以上。例如,中國移動通信基站空調每年就耗電高達100億千瓦時。

近期,工信部和國資委聯合發佈了《關於2019年推進電信基礎設施共建共享的實施意見》,明確要加速5G站址規劃,強化鐵塔的統籌,積極推進傳輸資源共享、跨行業共建共享、資源開放共享,並建立基礎設施資源“一張圖”,制定了相應的考核措施。

據賽迪智庫研究預測,今年國內基站建設量預計將達到15萬台,高於年初預期50%,北京、上海、成都、深圳、武漢、杭州等城市,均計劃於年底建成超過一萬台5G基站。

按照三大運營商的規劃,2019年其在5G方面的投入最高可達342億元。中國移動計劃今年投資172億元,年底前開通3萬至5萬個5G基站,在超過50個城市實現5G商用服務;中國聯通計劃將投資60億-80億元,建設2萬座基站,在33個城市實現熱點區域覆蓋;中國電信則計劃投資90億元,在四十多個城市建設2萬座5G基站。

在劉培濤看來,移動、聯通、電信再合建的概率不大,畢竟三者存在競爭關係。

京信通信天線研發中心主任劉培濤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5G採用超高頻頻譜,信號覆蓋距離有限,其基站的覆蓋半徑約為100-300米,因此5G基站的建設將更為密集。

彭健認為,5G基站要避免重覆建設造成財政浪費,必須要加大5G資源共享,例如在深化鐵塔站址開放共享方面,實現中國電信、中國移動、中國聯通、中國廣電四家共享。

京滬粵領跑,一年建2萬座基站2018年6月,全國首個5G基站誕生於廣州大學城。一年後,全國已建成5G基站超2萬座。從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梳理的數據看,超過90%的基站集中在一線城市北上廣深。

京滬粵地區對於5G基站的重視,反映出其對產業轉型升級的迫切態度。朱伏生認為,經濟越發達的地區,對產業轉型升級的態度越迫切。

如何平衡高收益與高投入在受訪專家看來,5G基站的競速程度與5G商用拉動的巨大效益關係密切。

實現5G商用規模化部署提出,基礎設施建設必須先行。為搶占優勢,全國5G建設已進入大提速階段。近期,北上廣深等多個城市先後披露了5G基站建設情況。截至今年6月底,全國已建成5G基站超2萬座,90%以上集中在北上廣深四大一線城市。

儘管效益誘人,但成本同樣高得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