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印度-印度汽车和摩托车制造商已经裁员1.5万人

  • 时间:

【李嫣戴墨镜的方式】

這場影響了整個供應鏈的危機,被視為印度汽車行業最嚴重的經濟衰退。

銷售慘淡,市場驟變,昔日受寵的SUV也開始增速放緩。數據咨詢公司Auto Trader等多家權威機構已經對SUV的前景做了相對保守的預判。殘酷的現實是,SUV市場正在逐漸飽和,庫存正在增加,而相關的非良性激勵和補貼也在增長。

經歷了經濟大衰退的人來說,以上的場景或許都似曾相識,十年前的至暗時刻,汽車製造商們也是在惡性循環中不斷地擴大獎勵金緣和補貼,以維持工廠的運行和生產。但大家後來慢慢發現,在這樣的做法無異於飲鴆止渴。

有一種聲音認為,部分核心市場能否打開樂觀的局面,或將取決於美國的特朗普政府如何處理與中國以及其它貿易伙伴的爭端。但也有業內人士認為,在殘酷的市場周期論及電動化、智能化轉型升級的趨勢下,面臨著危險,亦意味著逆轉與洗牌。

只是身處前途未卜的低迷期,整體車市複蘇以前,大家都將經歷巨大陣痛。

大家都在竭盡全力,在曾經的教訓中調整戰略,避免昔日的悲劇再次發生。只是這一輪的衰退還將持續多久,沒有人能知道答案。

本田也在本周證實,他們已經減少了美國俄亥俄州雅閣和思域的生產規模;最近幾個月,日產亦在美國的密西西比州以及墨西哥地區削減了多款新車的生產業務。在剛過去的季度財報發佈會上,日本多家汽車製造商的業績報表全面下跌,在北美的處境也非常嚴峻。

陸續出爐的7月銷量數據,並未給至暗中的全球車市增加一絲亮色。尚在漩渦中針扎的汽車製造商們,正面臨著經濟大衰退以來的第二次行業動蕩。持續下滑的市場需求,不斷放緩的銷售業績,這種充滿不確定性的征途還將持續多遠,成了業內備受爭論的一個話題。

罪魁禍首,是英國“脫歐”帶來的一系列挑戰。考慮到英國汽車產業前景的不確定性,包括本田、日產在內的越來越多的汽車製造商,選擇在英國市場裁撤資金和關閉工廠,以此規避該區域產業不穩定帶來的風險。

今年1月開始,美國車市就在多條線上艱苦作戰,持續六個月的負增長模式就此開啟。作為全球多家汽車製造商的最大市場和利潤奶牛,如此被動的連續下滑,在美國的最近十年也只有2009年和2017年遭遇過。

只是,十年前的那一場浩劫似乎還在眼前。包括通用汽車首席執行官瑪麗 · 博拉(Mary Barra)在內的多位高管表示,她們已在十年前的經濟大衰退中吸取教訓,採取更積極主動的措施,提前調整生產,以保持市場供需的平衡。

過剩的產能和難以消化的庫存,讓行業壓力居高不下。當地多家權威機構預測,美國2019年的新車銷量極有可能下滑至1690萬輛,這並不是一個樂觀的數據,因為也只有最糟糕的2014年,美國市場的全年銷量才跌落1700萬輛的分水嶺。

在東方,持續萎靡的中國車市正在遭遇殘酷的13連降,印度則經歷著近20年來最為嚴重的汽車產業衰退危機,韓國的產業鏈條更是在雇佣寒流和產銷不振中早早亮起了紅燈。就連坐擁多個強勢品牌的日本,也在剛過去的財季報告中一片哀鴻,利潤暴跌已成常態。

大家都在竭盡全力,在曾經的教訓中調整戰略,避免昔日的悲劇再次發生。只是這一輪的衰退還將持續多久,沒有人能知道答案。

北美地區增長乏力自從2008年的經濟危機以來,美國的汽車行業從未如此失寵。

英國汽車製造商和經銷商協會(SMMT)公佈的最新數據顯示,今年1-6月,英國汽車產量較2018年同期下跌了20%,相關的產業新增投資同比更是下滑70%,僅為9000萬英鎊。

天色未暗,夜已不遠。全球車市在經歷了連續十年的增長之後,正走向衰弱。

歐洲車市疲軟近年來,歐洲經濟增長速度一直在放緩,今年6月,歐洲汽車製造商協會(ACEA)在布魯塞爾舉行的年度股東大會上宣佈,考慮到英國脫歐的不確定性以及不斷變化的宏觀經濟環境,他們將2019年歐盟乘用車註冊量預期下調為-1%。

在北美,福特宣佈對安大略省的生產線進行產品縮減,調整為與市場需求相匹配的長期生產策略。這家工廠當前肩負著福特銳界、福特Flex、林肯MKT等車型的生產,大約有200名工人將被閑置,進一步的人員裁減在今年可能會繼續。

瑪魯蒂-鈴木在今年上半年已經縮減了10.3%的汽車產量,而根據最新公開的4-6月財報,該公司在這一季度的單獨決算中,稅前利潤為143億盧比,比去年同期減少了27%,銷售額為2055億盧比,減少了10%。

市場研究機構Cox Automotive曾給出一組數據,美國今年7月的新車銷售平均獎勵是每輛車3911美元,同比增長了4%,一些皮卡的獎勵金額甚至達到了1萬美元或更多。

從2018年夏天開始,印度的汽車整體銷售就出現了增速放緩的現象,根據數據機構CMIE的報告,印度的失業率已經從一年前的5.66%上升至2019年7月的7.51%,該數字尚不包括為充分就業的臨時工。

印度當地一家咨詢公司的透露,自今年4月以來,印度汽車製造商、零部件供應商和經銷商已陸續解雇了大約35萬名員工。而在此前一份沒有公開的數據中,印度汽車和摩托車製造商已經裁員1.5萬人,零部件製造商的情況更嚴重,累計裁員10萬,許多工廠和生產基地已陸續關閉。

其中,英國的汽車生產和投資雙雙遭遇重創。

福特汽車最近的一份聲明,也呼應了通用的相關舉措。

從英國2018年-2019年的單月新車銷量上可以看出,除了屈指可數的幾個月份為正增長,跌跌不休已是常態。特別是2018年9月份以來,除了今年2月的情況較為特殊(+1.4%),其餘的月份整體銷量都在同比下滑。

8月初,印度最大的汽車製造商瑪魯蒂-鈴木(Maruti Suzuki)決定在當地削減臨時工數量,停止招聘新的員工,以應對汽車銷量整體下滑的頹勢。知情人士透露,截至2019年上半年,瑪魯蒂-鈴木總共雇佣了18,845名臨時工,較去年同期減少6%(1181人)。

從2019年3月期決算看,瑪魯蒂-鈴木在這一財年的銷售成績就經歷了七年以來的第一次下滑,囿於各方面的不利因素,該公司2020年3月期的業績也不甚樂觀。

據外媒報道,通用汽車已決定對北美的兩家工廠削減雪佛蘭探界者的相關產量,這一舉措,後續或將影響到旗下GMC Terrain等多款車型的生產。除此之外,通用已計劃在墨西哥的聖路易斯波托西(San Luis Potosi)工廠裁撤員工約35%,而在美國安大略省的另一家工廠,該公司也將啟動短期的停產修整。

對印度車市失去信心的,還有本田。據消息人士稱,該公司已停止在印度西北一家工廠的新車生產,從7月底開始,本田在印度的另一家工廠也在修整中暫停了生產線的運作,以尋求避免庫存高壓的更靈活的適應方式。

德國汽車工業聯合會(VDA)數據顯示,全球主要車市在2019上半年,包括中國、美國、歐洲、日本、印度在內的核心市場銷量均呈現下滑態勢,咨詢機構IHS Markit更是下調了今年的全球汽車市場銷量預期,相關數據極有可能同比下滑2%。

路透社記者近日亦撰文表示,截至目前,他們能確定至少5家公司最近正在削減、或計劃裁員數百份工作,這些群體主要集中於臨時工。日本摩托車製造商雅哈雅電機和包括法國Valeo等在內的汽車零部件製造商在銷售下滑後,在印度裁員了大約1700名臨時工。

銷售業績下降、各項成本支出增加,都給瑪魯蒂-鈴木的業績帶來了巨大壓力。今年以來,伴隨著國內整體經濟不景氣,金融機構貸款態度也越發謹慎,這也影響了印度當地消費主力人群的購車決策。

日產首席執行官西川廣人直接宣佈,他們已經針對北美市場啟動了新一輪的市場調整,其中不排除裁員和削減產能等計劃。

通用的這些動作,只是北美車市的一個縮影。

德國車市則是一波三折,但從2018年8月以後,整體車市基本上都處於同比下滑的態勢。德國央行也在上半年表示,在一季度溫和增長之後,受到出口放緩的影響,第二季度德國經濟明顯降溫,並且潛在的周期性疲軟可能還會持續到第三季度。

而根據ACEA發佈的數據,今年1-6月,歐盟27國以及挪威、瑞士、冰島的汽車總銷量為8,426,190輛,跌幅擴大為3.1%,其中6月同比下跌7.9%至1,491,285輛,這是過去10個月中的第9次下跌。

不僅給整個整個印度的汽車產業帶來“暴擊”,還給印度總理納倫德拉 · 莫迪(Narendra Modi)的政府工作帶來巨大挑戰。伴隨著失業人數的不斷攀升,為了重振經濟,印度多家汽車製造高管計劃在近期與印度財政部的官員舉行會議,要求政府削減稅收,併為更人性化的融資推進相關的政策。

遙遠的歐美,也因車市下行的陣痛焦頭爛額。2018年下半年以來,裁員,關廠,縮減產品線的消息就屢見報端,剛過去的7月份,美國汽車工人聯合會(UAW)還啟動了與汽車製造巨頭的新一輪利益談判,成為近十年來最具爭議的一次博弈。

在過去的兩周,塔塔汽車在印度的四家工廠進行了為期一周的生產關閉,而一位內部人士則向外媒透露,在4-6月,塔塔汽車的多個工廠均有累計超過十天的暫停生產的情況。而根據塔塔汽車近期的一份聲明,該公司已經在印度啟動了調整輪班和臨時工裁撤的計劃。

在北美市場,多家傳統的整車製造商已習慣依靠銷售激勵來刺激消費,降低庫存。類似這樣短視的做法,在整體車市增速放緩的當下本應及時抑制,以推動汽車製造商與經銷商的健康良性發展,只是相關補貼和獎勵金的數據依舊高挺,極有可能給疲軟的車市雪上加霜。

印度產業巨震印度是亞洲第三大經濟體,汽車產業占製造業約一半的價值產出,但是現在,這個國家的汽車正面臨十年以來最嚴重的增速和銷售危機。當下的情況看,幾乎沒有任何跡象表明,這一令人失望的現狀可以在短期內得到複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