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青年-不论是选秀节目的翻唱还是短视频平台的翻唱

  • 时间:

【沙特取消波音订单】

“不論是綜藝節目、短視頻平臺還是自媒體平臺,翻唱是現在整個音樂產業都在做的事情。”樂評人行舟說,尤其在一些短視頻平臺,大數據算法精準推送、互動玩法不斷升級讓音樂傳播更加多元化,“爆款”短視頻產品頻現,讓歌手走紅變得相對容易。

青年群體是短視頻平臺的“主力軍”,周傑倫、林俊傑、蔡依林等歌手的作品對他們有著天然的親切感和吸引力,因此,不少歌手也熱衷翻唱這些歌手的作品。短視頻音樂人林達浪入駐抖音不到一年,便擁有了156萬粉絲。林達浪介紹,自己唱的都是90後比較喜歡的歌,翻唱是因為個人愛好,但沒想到能引起這麼多網友的共鳴和喜愛。

短視頻的流行不僅改變著大眾的音樂欣賞習慣,也改變了一些年輕音樂人的創作習慣,其中比較典型的就是歌曲翻唱。翻唱,不僅能讓經典老歌再次流行,也能讓翻唱歌手因為短短15秒的視頻一夜之間漲粉百萬。

翻唱搭上短視頻快車,滿足了快節奏生活下“短平快”的娛樂需求,可當同質化的翻唱越來越多,以至於“滿屏望去皆翻唱”的時候,我們不禁想問:翻唱的火熱是否會影響原創音樂?快速攫取流量紅利的翻唱歌手又能走多遠?

二次加工讓經典煥發生機“愛就像藍天白雲晴空萬里,突然暴風雨……”2018年的夏天,一名大學生將一段翻唱作品上傳到抖音後,這首楊坤與郭採潔在2014年中央電視臺春節聯歡晚會上演唱的《答案》又“火”了一把。2018抖音大數據報告顯示,《答案》進入當年最受歡迎音樂TOP10行列,翻唱者的音樂視頻獲得了512萬的點贊。

“翻唱使得很多歌曲變得更接地氣、更多元化。不論是選秀節目的翻唱還是短視頻平臺的翻唱,那些熟悉的旋律能迅速調動觀眾,增強觀眾與歌手的互動性。”中央民族歌舞團青年歌手洪毓朋如是說。

“以前要把一首歌推紅,需要唱片公司大力推廣,但也不外乎上電臺、上綜藝等幾種方式,推廣渠道非常有限。如今,在短視頻平臺翻唱已經成為新人歌手快速獲得曝光甚至一夜成名的新路。”娛評人“娛老爺”說。

走紅可能只需15秒從去年夏天火爆的劉宇寧、費啟鳴,到今年的王北車、郭聰明,近年來,陸續有一些歌手通過在直播平臺在線改編翻唱走紅,但說起來,翻唱算不上什麼新鮮事兒。早在上世紀80年代初,許多如今我們依然耳熟能詳的歌手也都有翻唱的經歷。

點擊進入“文藝星青年”>>

除了原本傳唱度就比較高的歌曲外,一些原本默默無聞的網絡歌曲也因在短視頻平臺被翻唱而被大眾所熟知。“網絡翻唱也是傳播作品的一種方式,近年來,隨著大眾審美水平的不斷提高,翻唱者不僅僅是重新演唱,更多的是二次編曲、二次創作,翻唱反過來刺激了原創音樂的創作。”音樂人高可意說。

今天一些歌唱類綜藝節目中,有些早年紅過、後來漸漸淡出公眾視線的歌手在舞臺上翻唱經典後,重新獲得大眾的關註;一些素人歌手在選秀類音樂節目中也常因翻唱經典而迅速走紅。某種程度而言,翻唱的確是快速打響知名度、占領音樂市場的一條捷徑。

“翻唱和原創之間其實互不干擾,但目前看來,大眾視野中存在著大量的翻唱歌曲,從潛在看可能會在一定程度上壓制原創音樂產業。短視頻平臺的過度推送會讓大家沉浸在翻唱音樂中,從而忽略那些優秀的原創作品。”樂評人行舟認為,長此以往可能導致受眾缺乏審美上的更新,削弱音樂的創新力。

對此,音樂製作人張亞東也有著自己的理解。“電腦科技、製作軟件讓傳統的唱片製作流程發生了巨大變革,做音樂變得容易了。音樂人在家裡完成創作,馬上就能上傳發歌。每個人都有愛音樂和進行創作的自由,也許做著做著就有好東西出來了。量變引發質變,總需要一個過程。”張亞東說。

如今,音樂創作以及歌手走紅的門檻越來越低,但只有極少數的“網紅”歌手能通過翻唱轉型出道成為職業音樂人。“自媒體和短視頻平臺要加強內容把關,提升推送作品的質量,為網友提供更多優質音樂,促進音樂市場的完善;但從根本上說,網絡歌手要想在未來獲得更長遠的發展,需要努力練好‘內功’,提升自身的藝術沉澱與音樂創作能力,只有這樣才能成為真正的歌手。”行舟說。

練好“內功”才能走得更遠短視頻翻唱的火爆不是沒有爭議,一些網友認為,翻唱同質化現象越來越嚴重,對翻唱的過度追捧會在一定程度上對原創音樂造成傷害。一些網絡歌手對自己的前途也表示了擔憂,認為“翻唱並非長久之計”。

究其原因,短視頻直觀生動、便於互動的特質打破了以往單一、單向的傳播方式。歌手的“顏值”、富有特色的聲線以及個性化的編曲等元素通過短視頻平臺的混合加工,給受眾帶來煥然一新的感官體驗,受眾的自發分享、主動傳播引發“裂變”般的擴散。一些歌手哪怕只是翻唱原曲副歌部分,一旦被後臺抓取就很容易形成“刷屏”效應。不少業內人士和網友感嘆,現在僅用15秒就有可能推紅一首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