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照片-这已经不是储卫民第一次获得国家地理摄影大赛的大奖

  • 时间:

【清华大学开学典礼】

很多人理解的戶外攝影,就是對著美景拍拍照,但在職業戶外攝影師眼裡,一張照片的誕生,絕不僅僅是按下快門的一個瞬間:

“雖然前期做很多計劃,但每次按照計划去拍攝的甚至都不到一半。”在格陵蘭,他原本打算在小鎮待兩三天,因為航班太少只好待了一周,就是在離開前的倒數第二天,拍到了這張獲獎照片。

在近日揭曉的2019年國家地理旅行者攝影大賽中,中國90後攝影師儲衛民憑藉這張照片拿下城市組的一等獎,並擊敗自然組、人物組第一名,成功斬獲攝影大賽的全球總冠軍。

來源:受訪者供圖憑什麼拿下全球總冠軍?國家地理旅行者攝影大賽由美國國家地理學會舉辦,每年一次,以表彰通過旅行和探索展示世界的攝影師,在這之前,全球總冠軍的獎項很少有中國攝影師拿下。

儲衛民的獲獎作品是在遙遠的格陵蘭島拍攝的。這裡遠離歐洲大陸、終年寒冷,有種與生俱來的孤獨氣質。前兩年去拍照,儲衛民被獨特的自然景觀所震撼,也被一個個很小的荒原漁村所吸引。因此他決定,要在最冷的時候再次來到格陵蘭島,看看在一年中氣候最惡劣的時候,當地人都是怎麼生活的。

“很多時候世界是非常多面的,還有很多我們沒觀察到、常常被忽視的一面,攝影讓我去更多地思考、觀察,更多探索那些不為人知的一面,而不是隨波逐流,我覺得這是攝影帶給我很大的意義。”(完)

大學一年級時,儲衛民買入人生的第一臺單反相機,但那時還不算是“攝影發燒友”,在大二下學期在德國交換生的時候,阿爾卑斯的美景讓他真正愛上了戶外與攝影。

選題、做計劃、機位踩點、拍照、後期,在這之前,儲衛民都會有很長時間的構思。“我覺得什麼樣的圖好,並不是立馬出發去拍,而是做一些計劃,等適合的時間、天氣等,可能為了一張圖,準備一兩年都是有可能的。”

2017年大學畢業後,按部就班的軟件工程師生活讓他漸漸覺得“缺少挑戰和創新”,於是,一場長達兩年的“辭職”計劃悄然開始:

來源:受訪者供圖在2012年和2016年,儲衛民就憑藉自己的照片兩次入圍國家地理攝影比賽。

來源:受訪者供圖儲衛民認為,攝影是一種記錄和思考,好的圖片是帶有生活和經歷的痕跡,是自身見解和思考的表達。

如何從小白進階到攝影大牛?實際上,這已經不是儲衛民第一次獲得國家地理攝影大賽的大獎。

網上自學攝影教程,看設計、美術相關書籍,大量拍片出片,建立微信公眾號和微博,瞭解商業拍攝流程,對接相關攝影資源……一步步深入,在攝影帶來的收入可以養活自己以後,他正式成為一名職業攝影師。

比如這次去格陵蘭,他的目的之一就是和當地建立聯繫。“不是說你第一次去,就可以拍很好的片子,而是先和當地人熟識,讓他們對你產生好感,認識一些關鍵資源,之後再去才可能創作出更有深度的作品。”

“所有物資只在80升20公斤的背包里,就突然發現外在的東西顯得累贅,可能丟都丟不贏。真正重要的是自己的經歷、見識和知識。城市裡的表象太多,本質的東西才值得追尋,是攝影讓我重新思考和觀察事物。”

來源:受訪者供圖為了這個計劃,去年10月他就開始就在網絡上搜索資料,並精心挑選出格陵蘭的最大城市努克、旅游重鎮伊盧利薩特、本地人聚居的烏佩納維克等幾個標誌性地點,今年3月到達格陵蘭後,他先用無人機當“情報員”,在高空全景圖上選定最具代表性的建築,再展開現場探訪。

來源:受訪者供圖在儲衛民看來,攝影帶來的成就感不僅僅是照片本身。

如今,他一邊著手自己的個人項目,一邊接拍商業項目,和手機廠商合作拍攝樣片以及運營自媒體平臺。他對愛好和職業有著清晰的考慮:“不能因為不喜歡而去逃避工作。愛好是想怎麼玩怎麼玩,但職業首先要能養活自己,其次要為客戶創造價值。”

來源:受訪者供圖“攝影非常迷人的就是它的瞬間性和時間性,並不是說你仔細的規劃好之後就一定可以拍出來很經典的照片,而是很多時候確實也是很看運氣,以及一些瞬間的靈感迸發。”儲衛民說。

客戶端北京8月17日電(任思雨 實習生 王新月)冰天雪地,一座座顏色明亮的彩色小屋籠罩在幽藍霧氣里,路燈下走過手拉手的一家三口。

在烏佩納維克小鎮,人們過去會把房子塗成各種顏色。在白茫茫的冰雪大地上,它們是類似於信號的存在,比如漁民的房子是藍色,醫生的房子是黃色,商業建築是紅色。“這是當地人長久以來在這種冰天雪地中生活形成的智慧,雖然可能現在顏色的功能性已經消失了。”

來源:受訪者供圖儲衛民走遍了這裡的大街小巷,在靠近機場的山坡上,發現了這個長焦構圖的角度。“我很喜歡這個角度的結構、色彩、氛圍以及層次感,特別是晚上亮燈後,更是顯得夢幻。”但是只記錄建築和環境,他又覺得少了生氣。

戶外的危險也無時不在。還有一次,因為突降暴風雪,他和朋友在帳篷里整整等待了六天。因為常常要去雪山、極地等戶外景觀拍攝,他專門學習了攀岩、皮划艇的專業證書,每次出發前都要大量鍛煉做足準備。

他回憶2017年第一次進入格陵蘭島,也是第一次用兩個月的時間在戶外探索,這讓他對戶外和攝影有了新的感悟:

他是如何從全球的參賽攝影師中脫穎而出的?

“受旅游業的影響,當地人修起了聯排公寓以及現代化的鋼筋混凝土房屋。”他有意識地觀察到當地城鎮景觀受全球化、旅游業及氣候變暖等的影響,希望通過圖片表達出這種思考。

新的攝影計劃依然在路上。獲得全球大獎之後,儲衛民接下來的目標,還是在今年年底再次前往格陵蘭,他將繼續深入人文方向的拍攝,戶外兼顧人文是長期追尋的主題。

他也關註到國內一些地方,“國內的重慶和廣西都是山地地貌,當地人在這種地貌上生存,產生了諸如重慶弔腳樓,它的居民樓一樓、十樓都有出口,上面是輕軌、下麵是立交橋,這種人與自然的交互很有意思”。

除了抓拍,技術上也需要有所調整:“曝光時間如果只有0.1秒或者二十分之一秒的話,人就是糊的,所以最後調到了五十分之一秒,原圖看起來黑乎乎的,後期通過raw文件重新提亮,找回細節,做了很多降噪工作。”

前兩次去格陵蘭,儲衛民追尋的是南部峽灣的風光,想用圖片告訴大家這裡不僅是冰天雪地,而第三次的格陵蘭之旅,他的拍攝更偏向人文:

這是發生在丹麥格陵蘭島烏佩納維克小鎮的一個瞬間。

為什麼堅持戶外攝影?在網絡上,儲衛民是有著90萬粉絲的“Thomas看看世界”,粉絲喜歡叫他“托神”,除了分享美圖美景,他常向網友分享自己的攝影技巧,他說,“程序員習慣寫博客來記錄遇到的問題,相互分享,我在社交平臺上分享自己的攝影心得也是如此”。

《國家地理》編輯部評價說:“這張照片,抓住了非常精彩的動人瞬間。”冰封大地與藍色調仿佛能感受到當地的嚴寒,但明亮的燈光和牽手走在雪地里的家三口,又讓人感到無比溫馨。

直到一家三口出現在鏡頭裡。零下二十多度的氣溫下,儲衛民在山坡上蹲點了一個小時左右,最終在前後約200張圖中,選出了這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