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抗司令部-美国太空司令部成立以来组织的首次太空战计算机模拟演习

  • 时间:

【教师节祝福语】

計算機兵棋推演優勢多多據稱,這是美國太空司令部成立以來組織的首次太空戰計算機模擬演習。很多人關心,計算機兵棋模擬演習能達成演習目的嗎?

對此,朱啟超表示:“正如前面所說的,此次演習與往年基本相同,除了主題內容有所調整。此次舉行的‘施里弗-2019’太空安全演習重點研究了未來十年後,即2029年‘某假想敵國家’從陸地、海洋、空中、太空和網絡電磁空間等領域發起的‘多域戰’。”

美國媒體報道稱,日前舉行的“施里弗-2019”演習是美國太空司令部成立以來組織的首次太空戰計算機模擬演習,目的是利用兵棋推演未來在太空可能爆發的衝突和戰爭。

美國正式成立太空司令部後,立刻馬不停蹄地組織起大規模軍事演習,只不過這場演習的形式是太空戰計算機模擬演習,目的是利用兵棋推演未來在太空中可能爆發的衝突和戰爭。

朱啟超表示,美國新成立的太空司令部在性質上屬於負責太空聯合作戰的指揮部門,是美國防部第11個聯合作戰司令部,與網絡司令部、戰略司令部、特種作戰司令部、運輸司令部併列。實際上,美國在上世紀80年代里根任總統時就設立過太空司令部,作為“星球大戰”計劃的一部分,目的是通過搶占“高邊疆”與蘇聯展開激烈的戰略博弈。特朗普政府重建太空司令部,並提升其在美軍聯合作戰中的職能地位,為美國正式成立太空軍確立領導指揮機構。

強調太空對抗背景下的“多域戰”

朱啟超指出,美軍近年來提出“多域戰”作戰概念,本質上還是一種聯合作戰概念。只不過“施里弗-2019”太空安全演習強調的是太空對抗背景下的多域聯合作戰,通過兵棋推演的方式對未來的軍事衝突進行想定設計,並驗證對於武器裝備和軍事信息系統的發展的未來需求。

美軍中早有相關部門在承擔太空作戰任務。自20世紀80年代開始,美軍對其太空作戰指揮機構進行了積極調整,相繼建立了陸、海、空三軍太空司令部、C4ISR中心以及太空作戰指揮部。然而,繼《高邊疆:新的國家戰略》一書出版,也就是美軍將太空作戰上升到理論和戰略層面近40年後,這一新軍種才即將宣告獨立。

“天軍”將現? 計算機領域打響太空戰第一槍

意圖保持太空領域絕對優勢與陸軍、海軍、空軍相對應,太空軍負責的是太空的作戰任務。

因此,美軍“施里弗”系列太空安全演習中,圍繞太空威懾、太空攻防、太空力量部署與調整、太空快速反應等多個科目進行,重點演練衛星干擾與反干擾、激光武器致盲乃至摧毀衛星、太空電子戰和網絡戰等太空對抗內容。

實際上,“讓戰鬥首先在計算機上打響”,早成為各國軍隊的共識。計算機兵棋推演,以其反映戰爭對抗性和不確定性的特點,創造了一個逼真的戰略戰役指揮訓練環境,其演習智能化程度高,與實戰結合緊密,又可大幅降低演習費用。

朱啟超介紹,兵棋推演是一項歷史悠久的智力對抗游戲,即把真實的戰場對抗雙方搬到地圖上,用符號和規則進行模擬對抗演習。計算機出現之後,兵棋逐步發展為計算機兵棋演習系統,用於戰爭模擬對抗。而計算機模擬演習是借助計算機、仿真模擬和虛擬化等技術,展現軍事對抗演習的過程,並輔助分析和復盤對抗演習的相關結論。

此次“施里弗-2019”演習的參演人員包括了美軍27個單位的近350名人員,澳大利亞、加拿大、新西蘭和英國方面也派人參加。

那麼,在太空司令部成立後,今年的“施里弗”演習和往年有何區別?

朱啟超介紹,特朗普政府成立太空司令部並積極推動成立獨立的太空軍有著多重動因。一是在大國競爭的背景下,通過在太空領域整軍備戰,重新激發和繼續保持美國作為超級大國的霸權雄心,支撐其“讓美國再次偉大”的口號。二是美國一直把太空視為影響國家安全的重要因素,隨著太空科技的快速發展,越來越多的國家可以進入太空,甚至一些私營企業也可以參與太空領域的科技競爭,這讓美國感到了擔憂。成立太空司令部乃至太空軍,可以通過渲染太空安全威脅,進一步加大太空科技投入,保持美國在太空領域的絕對領先優勢。三是特朗普政府想效仿當年裡根政府的做法,通過成立太空司令部和太空軍,誘導俄羅斯等被其稱為戰略競爭對手的國家加入新一輪太空軍備競賽,就像當年拖垮蘇聯一樣,對競爭對手實施“成本強加戰略”。

國防科技大學國防科技戰略研究智庫國家安全與軍事戰略研究所所長朱啟超對科技日報記者表示:“可以預見,美國重建太空司令部乃至成立太空軍後,將持續推進太空作戰訓練和演習,名正言順地準備太空戰,確保擁有不受限制地進入太空和在太空自由行動的能力。”

近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宣佈正式成立太空司令部。然而,獨立的太空軍尚未成軍,太空司令部便馬不停蹄地組織起大規模軍事演習,只不過這場演習是在計算機上開打的。

自2001年至今,美軍開展了多次“施里弗”太空戰系列軍事演習,其目的就是為應對美國聲稱的太空安全威脅。

伊拉克戰爭中,美軍利用兵棋系統舉行的“內窺03”演習彩排了“打伊倒薩”作戰預案。讓人震撼的是,這次演習的最終結果和幾個月後美軍進攻伊拉克並取得勝利的方式和結果幾乎完全一致!

“美軍、英軍、俄軍等都十分重視開展計算機模擬演習。比如,美蘇在冷戰期間就開始運用計算機模擬核戰爭的後果,一定程度上推動了美蘇相互削減戰略武器談判的進程。而在伊拉克戰爭中,計算機模擬演習也是大顯身手。”朱啟超介紹。

朱啟超認為:“計算機兵棋模擬演習系統可以較好地模擬紅藍對抗雙方的兵力態勢、博弈策略和對抗過程,直觀展現對抗演習的結果狀態,是開展真實演習活動、主動設計戰爭的一種輔助分析手段和工具。但好用的兵棋系統需建立在確定的規則、可靠的數據和科學合理的算法模型基礎上,隨著人工智能技術、大數據分析技術等的運用,兵棋推演還將迎來良好的應用前景。”

美軍認為,美軍的作戰能力十分依賴天基信息系統。在未來戰爭中,一些國家可能會通過攻占美軍航天發射基地和控制天基系統,從大氣層內外攻擊美在軌軍用或民用衛星、空間站、宇宙飛船等各種天基系統,使其無法發揮應有的作戰效能,這將使美國軍事優勢面臨巨大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