磋商政府-安倍政府宣布出口管制措施意在对韩国施压

  • 时间:

【老师回应辱骂女生】

據報道,韓方曾有意對日本採取貿易反制措施。但韓國專家認為,從產業及貿易結構上看,韓國缺乏可有效制約日本的手段,一些韓國能夠採取的反制措施對韓國的傷害甚至要多過日本。

韓方官員稱,韓方提議7月24日前再次舉行雙邊磋商,但日方沒有明確答覆。

日本的算盤儘管日本政府在1日宣佈出口管制措施後和在本次磋商中均強調,這並不是因勞工索賠問題而針對韓國採取的對抗措施,但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的發言道出了其真實意圖。安倍3日在一次討論會上以勞工問題舉例稱,在對方國家不遵守約定情況下,不能給予其一直以來的優惠措施。

2018年11月29日,韓國大法院就兩起勞工索賠案做出判決,支持韓國法院此前要求日本企業賠償韓國勞工的裁定。圖為受害勞工及勞工親屬當天在韓國大法院外對這一判決表示歡迎。(新華社/法新)

日本和韓國兩國政府12日就兩國間的貿易摩擦在東京舉行事務級別磋商。雙方不歡而散,也未確定下次磋商的時間。

分析人士指出,從此次磋商雙方的表現以及兩國輿論反應來看,日方在貿易摩擦中態度強硬,處於攻勢;韓方處於守勢,沒有太多辦法。由於雙方很難在此次貿易摩擦的根源——歷史問題上輕易讓步,兩國關係短期內難以轉圜。

韓國《中央日報》報道稱,日方刻意降低了此次磋商的等級,將其定義為“說明會”而非韓國所主張的“雙邊磋商”,出席人數也從最初商議的每方5人減少為2人。磋商在對立氛圍中進行,雙方表情凝重,甚至沒有握手。

據報道,韓方在磋商中指責日方在實施管制措施前未能給出充分解釋,要求日方為其主張提供合理證據。而日方則表示,日方採取的措施只是為了改善出口管理,並稱韓國在相關產品的出口管理方面存在問題。

無果的磋商日本政府本月1日宣佈,從4日起對出口韓國的三種半導體產業原材料加強管制,並將韓國排除在貿易“白色清單”之外。12日的事務級別磋商是雙方首次就此進行的直接接觸,出席者為兩國負責經濟產業的政府部門的課長級官員。

有媒體援引日本政府高官的話說,日方還在準備包括加強對韓國水產品入關檢查在內的後續措施,對韓施壓將不限於出口管制。

此外,安倍政府在此時宣佈對韓強硬措施,還被認為有選舉利益的考慮。日本國會參議院選舉將於7月21日舉行,安倍在選前對韓示強,意在安撫對韓國不滿的保守群體,而這正是安倍所領導的自民黨的基本盤。

最近成為日韓矛盾焦點問題的除了勞工問題外,還有“慰安婦”問題等其他問題,這些問題均與日本侵略歷史有關。分析人士指出,韓國文在寅政府是左派政府,在歷史問題上一向對日本態度堅決,而日本安倍政府則一直謀求徹底甩掉歷史包袱,雙方在歷史問題上都不會輕易讓步,兩國關係短期內難以轉圜。

值得註意的是,此次磋商被安排在日本經濟產業省一個十分簡陋的房間內舉行。據報道,會場內一塊白板上張貼印有“關於出口管理的事務性說明會”字樣的打印紙,角落裡還堆著桌椅。此外,與韓國官員西裝革履的正式著裝不同,日本代表只是穿著白襯衣而且沒有系領帶。

7月12日,日韓兩國政府代表在東京就貿易摩擦舉行事務級別磋商。(新華社/美聯)

韓國還謀求美國介入調停,但美方態度並不積極。據報道,美國駐韓大使哈裡斯12日會見韓國國會議員時就日韓摩擦表示,首先應由當事國直接解決問題,只有當事國無法解決或者對美國企業或安全產生影響時,美國才會採取行動。

美國智庫外交關係委員會日本問題專家希拉·史密斯說,美國在奧巴馬政府時期為加強日韓關係發揮了重要作用,但特朗普政府沒有多少興趣來改善日韓關係。

日韓貿易摩擦磋商無果 日方態度強硬

分析人士指出,安倍政府選擇的三種對韓出口管制產品都是韓國對日依賴程度很高的產品,而且直接打擊韓國的支柱產業半導體行業,這樣選擇的目的就是想把韓國“打疼”。而從此次磋商日方的態度看,安倍政府尚無“收手”之意。

分析人士認為,從雙方的表現來看,韓方希望通過與日方磋商促使其解除出口管制措施,但日方對此並不積極,無意解除出口管制,磋商無果而終實屬必然。

去年10月至11月,韓國大法院(最高法院)兩度判決日本企業賠償殖民朝鮮半島期間強徵的韓國勞工,涉事日本企業的在韓資產還被扣押。但日方認為,根據日韓兩國1965年恢復邦交時簽署的《日韓請求權協定》,韓國勞工的請求權問題已經解決,韓國民眾不能再嚮日方索賠。日方曾先後提出進行雙邊磋商和成立包含第三國成員的仲裁委員會仲裁此事,但均未得到韓方回應。日本輿論普遍認為,安倍政府宣佈出口管制措施意在對韓國施壓,迫使其在勞工索賠問題上讓步。

難解的矛盾日方宣佈出口管制措施後,韓國政府也採取措施積極應對。韓國近日在世界貿易組織貨物貿易理事會會議上批評日方的做法,並稱考慮向世貿組織提起訴訟。但韓國官員也承認,世貿組織訴訟複雜且曠日持久,難以取得良好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