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虚拟-其实虚拟货币不适合作为一种投资品

  • 时间:

【许魏洲李玉打假】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每經記者 劉永生 韓陽每經編輯 廖丹

單從這事件來看,他炒作的效果達到了

Libra一開始也是想去為全球17億沒有進入主流金融體系的民眾提供服務,包括跨境結算的支持。我覺得未來肯定是相互補充的,雖然現在很多政府不承認,但是虛擬貨幣在特定領域有它自身的很強的需求。在強勢國家,虛擬貨幣肯定是被排除在外,在一些比較弱勢國家還是能得到使用。

除了日本等極個別國家,其它強勢貨幣國家也不會任由比特幣去挑戰他們的法幣地位。相反,一些不發達國家,他們本身的貨幣就很亂,政府的管理能力也很差,金融體系也不發達,這種情況下,虛擬貨幣還是有一定的生存空間。

考慮到Facebook新推出的Libra,其背後有28家全球巨頭支撐,根據他們規劃,等明年正式發佈的時候,會有100家巨頭加入。這樣的貨幣,天然能夠解決信任的問題。在這種情況下,Libra的物理性能、每秒的處理能力,包括它區塊鏈的生態、幣值的穩定性,都遠遠強於比特幣,所以說Libra這樣的穩定幣的出現,可能會對當前虛擬貨幣的生態帶來比較大的影響,包括比特幣。

NBD:與比特幣相比,Libra有什麼優勢?

支付性的加密貨幣,除了比特幣,還有以太幣、萊特幣,還有一些穩定幣等。這些代幣之間本身也要進行一些競爭。如果從物理性能、它每秒能夠處理多少筆交易、每筆交易的成本,以及它背後區塊鏈生態的延展性角度來看的話,比特幣相對來說比較弱,因為它作為第一代的虛擬貨幣,各方面功能並沒有後續幣那麼好。但是由於比特幣去中心化程度非常高,通過POW共識機制,通過消耗大量的電力,實現了對去中心化的支持,它很難被操縱,能夠很大程度獲得市場的信任。所以在虛擬貨幣市場裡面,它一直獨占鰲頭。

第二,有些人把比特幣當做虛擬黃金。今年五月份貿易摩擦比較激烈的時候,黃金在大漲,比特幣也有一波大漲,所以現在有人還是會把它當做一種避險資產去看待。

薛洪言:比特幣不是主流,對於比特幣的每一次漲跌,很難用因果的關係去解釋。對於市場的走向,還不是特別清晰。估計還得過兩年左右,如果Libra能順利落地,比較強勢的國家能推出自己在虛擬貨幣領域的探索,到那個時候,若比特幣還能活下來,或者還活得怎麼樣,才能決定未來在更長時間段內比特幣的地位究竟如何,現在還看不出來。

NBD:投資比特幣這種虛擬貨幣是否合適?

薛洪言:從經濟學的角度看,某一件商品價格漲跌主要取決於供給和需求兩方面因素。但是虛擬貨幣,供給方我們先不考慮,其實還是看需求方。從虛擬貨幣的特性看,它能滿足投資者的需求,主要是兩個方面。第一方面是實物需求,比如說我獲得虛擬貨幣可能是為了獲得區塊鏈生態的某種服務,包括支付。第二方面是投機性的需求,這類區塊鏈不能提供太多實質性的價值,更多是投機的因素刺激了投資者的購買。

黃金在歷史上長期擔任過貨幣的角色,大家對黃金的認可是根深蒂固的。但是比特幣是自己的一個社區開發出來的一串數字代碼,你很難說服大眾去接受它就是“黃金”。

比特幣最核心的一點是它有一定的實用性支撐,它的支付屬性如果被巨頭支撐的虛擬貨幣取代的話,若純粹作為價值儲存手段,它就類似一種空氣幣的形式存在,就很難說服世界主流的社會接受它。

所有的金融產品,它背後都錨定著一個實用性的功能和服務。無論是貸款、理財產品,包括一些衍生品,它們都間接和實體經濟綁定。比特幣區塊鏈的延展性很差,它除了給比特幣的交易提供一個記賬的賬本服務以外,很難為區塊鏈的實體經濟、為整個產業帶來一些實質性的支撐。

薛洪言:這跟虛擬貨幣的價值相關。有一些幣種只有投資性的價值,有些還有實用性的價值。比特幣就有一定實用性價值,在一些支付場景中可以使用。它有支付屬性功能的支撐,跟其它空氣幣是不一樣的。

Libra可能會對虛擬貨幣生態帶來較大影響

第一,在中國的環境下,虛擬貨幣交易所都是違法的,也是不允許向境內的居民提供相應服務的。現在國家也不允許法幣和支付渠道對虛擬貨幣交易所提供相應的支持。

當前整個區塊鏈的發展還處於早期的階段,區塊鏈對實體經濟和整個產業的滲透還非常淺,能夠提供實用性需求的幣種非常少,絕大多數都是一種投機性的需求。

如果未來它能夠在這方面實現突破,能夠和實業聯繫在一起,我會看好比特幣,但是現在來說還有點遠。

NBD:孫宇晨天價拍下巴菲特午餐,您如何看待這件事?

虛擬貨幣不適合作為一種投資品

從監管層對虛擬貨幣的態度來看,對於已經出現的數字貨幣,美國等發達國家的態度還比較寬鬆:允許民眾去持有它,也允許在虛擬貨幣交易所交易。

在我國,也承認比特幣是一種虛擬資產。如果真的出現被盜或其他糾紛,還可以去法院打官司。但大家不承認其支付屬性。

因為它沒有實用價值的支撐,所以我們會把它們稱之為空氣幣。既然是空氣幣,那炒作的氛圍就非常的濃厚,經常暴漲暴跌,不是非常適合普通投資者參與。

NBD:普通人如何判斷和對待比特幣投資?

NBD:比特幣和其他虛擬貨幣相比,有什麼不同?

在幣圈中,孫宇晨最為外界熟知的項目無疑是波場和一度高達130億美元流通市值的波場幣。與巴菲特共進午餐的消息一經宣佈,鋪天蓋地的都是對孫宇晨炒作的質疑。孫宇晨也是左懟王小川,右撕王思聰。本月初,有媒體報道稱巴菲特取消與孫宇晨的慈善午宴。對此,孫宇晨還堅決回應,一切正常7月25日如期舉行。

投資比特幣,如果抱著暴富的心態,肯定是有問題的。如果把寶押在這上面,那是不現實的。畢竟它沒有跟實體經濟聯繫起來,很難有一個價值支撐。即便起來,也是泡沫。

最近,與虛擬幣相關的一系列事件頻頻登上熱搜,除了孫宇晨拍下巴菲特午宴後又因突發腎結石而取消,還有世界互聯網巨頭Facebook計劃推出虛擬貨幣Libra。那麼,虛擬貨幣的投資價值到底在哪裡?比特幣與其它虛擬貨幣有什麼不同?世界互聯網巨頭臉書推出的Libra有什麼優勢?《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以下簡稱NBD)專訪了蘇寧金融研究院互聯網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

薛洪言:單從這件事來看,他炒作的效果其實已經達到了。但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當事人炒作的傾向過於嚴重,這會導致民眾對事件的看法偏娛樂,不再看區塊鏈和主流社會的交流,更多人把它當段子。有些人在挖掘當事人過往的一些經歷時,對這件事有一些相對負面的影響。從這件事看,過度炒作的本身,違背了它最初提出來的搭建區塊鏈和主流社會交流溝通橋梁的初衷。

突發腎結石!波場TRON創始人孫宇晨取消與巴菲特午餐,這又是在演哪一齣戲?

它作為投資品可以,但如果作為一個支付媒介的話,就會帶來很大的問題,就像一個貨幣總是猛烈地膨脹和緊縮一樣,不利於交易。而像Libra和USDT,它背後都錨定官方的貨幣,它們更多的想承擔支付的屬性。

薛洪言:肯定是不適合普通民眾投資的。

黃金作為一種礦藏,誰挖到就是誰的,但是比特幣已經挖出很多了,基本上都集中在少數人手裡。在這種情況下,如果說讓社會都承認它的價值,相當於人為地把這些人抬到巨富的位置,憑什麼呢?所以作為一種投資品,在虛擬貨幣稀缺性和概念的新穎性過去以後,會面臨一些比較大的價值崩塌過程。

7月23日早間,孫宇晨在其個人微博表示:“因突發腎結石正於醫院治療,因故取消與巴菲特先生的午餐會面。目前身體情況一切穩定,處於恢復期,無法接受採訪,請各位原諒。”

薛洪言:從投資的角度,其實虛擬貨幣不適合作為一種投資品。因為人們對貨幣的需求,還是希望幣值能穩定,這也是大家詬病比特幣的原因,人們覺得比特幣的幣值太不穩定了。

值得關註的是,世界投資大師巴菲特此前曾多次在公開場合表示並不看好比特幣,“比特幣就是耗子藥”“是一種賭博工具”……這場午宴還沒開始,就充滿尷尬。

NBD:您如何看待虛擬貨幣的投資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