傀儡发生-在因“颜色革命”而发生政变的国家

  • 时间:

【肖华再发声明】

馬諾伊洛說,“顏色革命”是外部勢力人為製造政治動蕩進而實現政權更迭的一項政治戰術,其主要手法是策動民眾上街抗議並以此恫嚇政府。曾在2004年烏克蘭“橙色革命”和2013年至2014年基輔獨立廣場騷亂中得到應用。為了發動民眾上街,“顏色革命”組織者在社交網絡等平臺進行動員,利用民眾在政治、經濟方面的不滿和訴求煽動他們向政府發難。

專訪:“顏色革命”禍國殃民——訪莫斯科國立大學政治學系教授安德烈·馬諾伊洛

馬諾伊洛說,因“顏色革命”引發政變後,民眾可能會對掌權的傀儡存有幻想,將其視為“改革者”和“英雄”。但外部控制、危機、矛盾衝突甚至發生內戰的現實會在幾年之後讓這種幻想徹底破滅,屆時又可能爆髮針對這些傀儡的抗議示威。在“顏色革命”幕後支持者的操縱下,這種示威可能演變為新的“革命”:舊的傀儡政權被拋棄,新的傀儡上臺。但國家將繼續經歷苦難,並不斷走向衰敗和瓦解。

記者劉洋“‘顏色革命’的主要危險在於,它會讓當事國連同民眾和其他資源全部落入外國掌控。”莫斯科國立大學政治學系教授安德烈·馬諾伊洛日前對記者說。他認為,這種“革命”最終將導致國家內亂、民生困頓。

莫斯科10月8日電專訪:“顏色革命”禍國殃民——訪莫斯科國立大學政治學系教授安德烈·馬諾伊洛

馬諾伊洛表示,作為美國人開發的一項政治戰術,“顏色革命”在推動國家政變方面頗有效果。它錶面上很像是群眾自發的抗議活動,採取的手段往往也不超出民主活動範疇,很容易被輕視。涉事國當局最初往往看不出這是政變的開始,而當發現時則為時已晚。一旦政變發生,“顏色革命”組織者安插的人會順勢上臺掌權,令國家失去主權、受到外國監護人控制併為外國利益服務。

馬諾伊洛認為,當前外部勢力在香港策動“顏色革命”,背後有兩方面原因:一是有人希望在中美就簽署貿易協議進行最終談判前破壞中國的政局穩定,利用香港局勢對中國施壓;二是在香港演練“顏色革命”戰術有助於日後把這一戰術移植到新疆、內蒙古等中國邊疆地區,從而給中國製造更大的麻煩。

馬諾伊洛認為,在因“顏色革命”而發生政變的國家,國家資產將遭到體制性的洗劫,如同二戰期間淪陷國家遭到德國大規模洗劫。這種情況目前正在烏克蘭發生。此外,“顏色革命”通常會埋下內戰的種子。各種勢力都希望挑起內戰。與穩定國家相比,發生內戰的國家更容易被控制。而為了取勝,內戰各方都願意對外作出巨大讓步。而內戰將帶來巨大的損失、破壞和人員傷亡。烏克蘭東部的戰爭便是“顏色革命”的直接後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