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离军队-土耳其忌惮库尔德武装在叙北扩大控制范围

  • 时间:

【魔兽世界怀旧服】

土耳其“和平之泉”行動是在美國宣佈撤離剩餘近1000名士兵後順勢推出,兩國領導人通過電話磋商敲定了敘北安全安排,美國支持土耳其建立所謂“安全區”,並委托其繼續打擊“伊斯蘭國”殘餘分子,鞏固反恐成果。土耳其得以彌補美國留下的安全空間,以反恐之名對敘北庫爾德武裝進行毀滅性打擊,完成和完善南向國家安全戰略,試圖一勞永逸地解決庫爾德問題。

敘北博弈是盤非常複雜的棋局,目前最為主動的就是土耳其,因為美俄都在儘力對其討好籠絡;共啟“阿斯塔納”機制的伊朗也不願得罪土耳其而失去經常與美國頂牛的地區伙伴,也樂見庫爾德人受到壓制而有利於穩定本國庫區局勢;敘利亞政府對庫爾德人擁兵自重且追求聯邦體制的現狀也頗為顧慮,借助外力挫其鋒芒有助於推進政治重建,也符合兩國長遠利益,而且,它還要照顧到俄羅斯和伊朗對土耳其所作的妥協,弱國無外交的現實就是如此殘酷。

馬曉霖(浙江外國語學院教授、西溪學者〈傑出人才〉)

敘利亞內戰初期,土耳其曾坐視乃至放任“伊斯蘭國”武裝與敘利亞庫爾德人相互消耗,並於2014年秋天幾乎使邊境重鎮科巴尼淪陷。所幸的是,伊拉克庫爾德武裝及時跨境馳援,美俄也提供空中火力支持,庫爾德武裝最終贏得戰役勝利,也迎來整個反恐戰爭的拐點。從此,敘利亞庫爾德武裝成為美國最信賴和倚重的反恐伙伴,也與俄羅斯乃至敘政府軍達成某種默契、分工與協作。

點擊進入專題:聚焦敘利亞局勢

10月9日,美國駐敘利亞軍隊剛剛撤離原有陣地,土耳其即發起代號“和平之泉”的攻勢,出動戰機、特種和裝甲部隊越境攻入敘東北庫爾德人聚居區,以反恐怖之名試圖重創庫爾德民兵武裝,最終在敘方一側建立“安全區”,安置阿拉伯難民並遏制庫爾德分離勢力,確保南部國土長治久安。儘管各方對土耳其大動干戈不乏微詞,但是,誰也阻擋不了其滾滾南下的戰車,被美國無情拋棄的反恐盟友庫爾德人再次領教“除了大山沒有朋友”的祖訓。

土耳其的敘北新戰事已驚動聯合國安理會,驚動阿拉伯國家聯盟,甚至引發歐盟不滿,但難以改變戰事進程。儘管特朗普曾警告“安全區”建設如不能以人道主義方式推進,美國將重創土耳其經濟,同樣不會妨礙土耳其實現既定當下和長遠目標。惟願這場戰事儘量減少平民傷亡,同時避免導致庫爾德武裝控制的“伊斯蘭國”囚徒、家屬及同情者失控,使恐怖襲擊再度泛濫,葬送過去幾年的國際反恐努力。

美國放棄敘利亞與土耳其大打出手在時間上銜接,在行動上協調,堪稱互利協作、交接戰區、承繼責任的共同行動,也是各有所圖、各取所需並犧牲他人利益維護一己之私的霸道行為。美土軍隊如入無人之境,擅自進出敘利亞這個獨立與主權國家,置國際法和國際慣例於不顧,讓當今世界見識了什麼是叢林法則和弱肉強食。

在此過程中,庫爾德人被“工具化”的悲劇一再上演:敘利亞政府強烈譴責土耳其入侵,也明確指責庫爾德武裝咎由自取,希望庫爾德人維護國家統一,不再為外人驅使;俄羅斯同情庫爾德人並支持其建立“聯邦區”,但是,在庫爾德人拒絕分享石油資源後,也為土耳其軍隊進剿開啟方便之門。至於當初的救星與盟友美國,從“幼發拉底盾牌”行動開始,就一再犧牲庫爾德人的利益,不斷拋棄這個做出過重大貢獻與犧牲的盟友。

眾所周知,近4000萬人口的庫爾德人作為少數民族聚居於土耳其、伊朗、伊拉克和敘利亞四國交界地帶,由於均程度不等地存在公民權被剝奪狀況,也一直從事各式各樣的維權抗爭乃至分離運動,形成百年庫爾德問題。長期以來,土耳其不僅竭力打壓本國庫爾德人,還多次出兵伊拉克進行武裝彈壓,並將敘利亞庫爾德武裝視為境內分離勢力的境外分支,定性為“恐怖”組織。

然而,隨著“伊斯蘭國”武裝逐步潰敗,土耳其忌憚庫爾德武裝在敘北擴大控制範圍,分別於2016年和2018年發動“幼發拉底盾牌”和“橄欖枝”兩次重大行動,將庫爾德武裝主力逐出幼發拉底河以西地區,還通過與美軍聯合巡邏的方式,控制中北部城市曼比季,單等美軍撤離後繼續追剿庫爾德武裝,掌握整個敘北地區以便建立縱深30公里、橫貫900公里的“安全區”或曰“反恐走廊”,切斷敘利亞庫爾德人與土耳其同族南北方向的跨國聯繫,也切斷敘利亞庫爾德人東西方向的內部聯繫,最終將流落土耳其的近300萬敘利亞阿拉伯人安置在這裡,形成分割、制衡庫爾德人的“阿拉伯帶”,對庫爾德分離主義實行長久遏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