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路者王静-探路者董事长兼总裁王静认为:自己的生活就是:在攀登中工作

  • 时间:

【南朝石刻遭拓印】

王靜寫的第一本書《靜靜的山》扉頁上提到,“當你看完這本書,也許你能看見我之所以運氣好的另一面。”

王靜以今年北坡攀登珠穆朗瑪峰的行程為例,“我頭天晚上到達拉薩,連夜跟中國(西藏)登山隊的工作人員落實了戰略合作的推動細節。第二天早上就和已經在這裡適應一周的隊員一起出發去大本營。”

“作為一家上市企業,探路者不能為賺錢而賺錢,它應該有自己的底線和社會擔當。當然,現在我們企業也遇到了一定的瓶頸,互聯網大潮不可逆,帶來了很大的變革和不確定性,但探路者在改變,正在建立新的消費者對探路者新的定位和認知。”比如,王靜意在推動探路者產品的年輕化、時尚化和專業科技日常化。

曾經有人質疑王靜的“精力”,覺得她長時間行在戶外,是不是有點“不務正業”?她笑著對《中國企業家》說:“我是戶外用品公司的創始人,如果不去戶外,就做不好戶外產品。我如果不知道用戶遇到的是什麼樣的極限環境,在運動體驗下的痛點到底是什麼,怎麼能研發出符合需求的好產品呢?在我們行業內,全球戶外品牌的創始人,無不需要親身參與戶外運動,這是這個行業的門檻。”

1999年,探路者由盛發強、王靜夫婦創立,憑藉一項帳篷專利起家,主要業務包括戶外用品的研發和銷售、戶外信息服務、旅行業務以及體育業務。10年後的2009年,探路者成功登陸創業板,股價一路上漲,最高時漲幅近5倍,市值一度達到260億元。

企業家就是要把這種不確定性轉化為一種生產力,在不確定性中做出確定性的選擇,是一種超能力。

]article_adlist-->

“截止到今年年初,以前的‘拖累’逐一解決,實現了正向轉變。”探路者董事長王靜近日在接受《中國企業家》專訪時表示。

高處不勝寒。2015年,一直順風順水的探路者,業績首次出現下滑。王靜對《中國企業家》坦言,前幾年探路者為擴張旅游版圖進行的多元化轉型的確不成熟,一系列對外投資反而成為主營業務最大的拖累。

來源:被訪者王靜在極限探險的路上一往無前,重返探路者一把手的位置也沒有讓她望而卻步。她常說,“登山者是和平時代的戰士,(登山者需要)如何將鋼鐵意志轉化到每一步的上升中直至頂峰,而這與企業經營其實是相通的。”

在新戰略的指導下,探路者變了。

王靜知道,品牌的長期價值有多重要。“全世界大概有四千多個品牌有上百年的歷史,日本有三千家,德國有四百個,你猜中國有多少?三四十家。”日本的匠心精神、百年老店,世世代代專註賣一碗面,還有德國製造,跑贏時間,都是她認為可以學習的對象。“說實在的,我們這個實體行業,做好品牌太難了,尤其是中國品牌。”

的確,王靜從來不走“容易之路”。今年5月23日,王靜第10次成功登頂8000米以上雪山,第4次成功登頂珠穆朗瑪峰。在此之前,她曾連續142天完成“地球九極7+2”極限探險項目,成為當時世界上完成此項探險項目最快的人。她還曾榮獲尼泊爾政府授予的“國際登山家”稱號,此稱號之前的獲得者是世界上第一位登頂珠穆朗瑪峰的人——新西蘭登山家埃德蒙·希拉里。

王靜在探路者2017年報中提出2018年的“回歸主業”的新戰略,以及專業、科技、時尚的新定位。同時對綠野網、六隻腳等與戶外主業有深度協同作用的業務加強整合。

在不確定性中尋找確定現代社會快速發展的階段,必然導致平均數的浮躁。

“要步履不停,今天是70分,明天要做80分,要做突破和常態化下的新的嘗試,但前提是有安全度。這是個不斷突破自我的過程,它不能無效,比如企業創新,沒有結果的創新就是花錢而已。”

中國製造實驗室“黃埔一期”正式起航!點擊下圖報名。▼▼▼

今年6月,探路者全員搬入位於北京五環外的“新家”,是“賣房求生”,還是“創新求變”?王靜解釋,搬家是基於追求更高效的辦公環境和更開放的辦公場所所做出的選擇,探路者要變身,公司面貌先得變,“這是自然而然的過程”。

而談到企業家的使命,王靜強調:“大的層面,我覺得是為社會做貢獻,有普世的社會價值觀。”

談及十年後對於探路者的展望,王靜感慨:“如果公司還活著,我相信它會成為一家世界級的公司。中國發展得夠快,中國的品牌也一定會有機會走到世界前沿,國家強大了,民族品牌也就會隨之強大。”

探路者最新公佈的2019年上半年的財報顯示,該公司2019年上半年營業收入6.91億元,同比減少21.16%;歸屬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8185萬元,同比增加239.36%。在連續兩年虧損後,探路者實現扭虧為盈。

在攀登期間等窗口期,王靜直接飛回北京工作一周,登頂當天她就下到了前進營地,也是12人隊伍里第一個登頂、第一個下山的;第二天,王靜就回到了城市;第三天她就回到了北京參加論壇及早九點到晚九點無間隙高強度的公司人力競聘會。

]article_adlist-->

王靜坦陳,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以來,企業能夠快速成長,水大魚大,這得益於國家發展的大框架,也受益於市場的開放、領土規模,還有人口基數以及中國人足夠勤奮,“我是1975年出生的,小時候物質條件很差,很難想象現在的發展狀況,時代給了我機會,能夠在大的宏觀環境下讓每個人成長。”

如此快速地“轉場”和節奏是王靜的日常。除了登山,她還愛好潛水、馬拉松、滑雪,有時候,頭一天還在公司開銷售會,第二天就為了配合探路者冬季產品宣傳飛去加拿大完成直升機滑雪。

文|《中國企業家》記者 高歡歡

王靜認為自己的生活就是:在攀登中工作,在工作中攀登。

在登山界,王靜有著傳奇的經歷和傲人的成績:10次登頂8000米級山峰,遭遇過雪崩和12級強風,4次登上珠穆朗瑪峰,2014年更曾獨立組隊修路登頂珠穆朗瑪峰,成為當年唯一從珠峰南坡登頂的攀登者。

在2017年年報中,探路者提出,2018年公司將聚焦資源促進戶外用品主業的發展,對旅行、體育等領域與戶外主營業務相關性較小的業務和投資項目逐步進行剝離及退出。

王靜認為,產品才是與市場交談的語言,這一理念得到數字的驗證。歷經一年半的轉型後,探路者各項主要經營指標向好。

探路者董事長兼總裁王靜認為自己的生活就是:在攀登中工作,在工作中攀登。

“我的很多上市公司的企業家朋友們,日常很焦慮,每天面對的都是各種不確定性,但做企業就是要和不確定性做朋友,要在不確定性找到確定性的點。”

2017年年底,王靜臨危受命,出任探路者董事長兼總裁。回歸後,王靜首先面臨的挑戰便是“找回優勢”。不到兩年時間,探路者的業績終於有了新的走向。

“其實我真正在戶外的時間也有限,好多人以為我一直在山裡或山上,實際上真不是。”王靜解釋。

前路“更難了”“我覺得更難了。”當被記者問到時隔多年後回歸和第一次創業在心境上有什麼不同時,王靜不假思索地笑著說。在一旁的多年極限好友打趣道:“容易的事兒,你願意做嗎?”

水大魚大當別人把目光集中到王靜重歸探路者的日常管理上時,她卻要“跳起來,夠得著”地制定目標,比如將節約、環保、熱愛大自然、挑戰自己、善意思維等文化精神註入到探路者的基因內核里。

同月,在行業內全球最權威的德國ISPO(體育用品及運動時裝貿易博覽會)上,探路者斬獲6項材料大獎,這是中國戶外品牌企業首次在此級別的展會上獲此殊榮。

此時,內心的平和最不可或缺。“也許你今天在最高點,明天可能在最低點,但如果你的心態很平和,你就不會摔下來,面對事情時你就會相對更科學理性,該乾什麼乾什麼。”

董明珠領銜,宋志平、朱宏任、周漢民、聶慶平、張燕生聯袂,中國製造實驗室邀請20位中國製造行業龍頭、隱形冠軍公司董事長/CEO一起,深度解析格力生長密碼,從智能製造、供應鏈、營銷等方向開啟賦能共生實驗。

如同登山沒有盡頭,王靜對自己同樣不設限。“我每隔一段時間,都要學習新的東西。”這種心態也貫穿了探路者的經營理念。

王靜對於成功攀登的核心理解在於:一是找準方向,通往頂峰的路從來不是筆直的,但是要一直向前向上;二是要專註,個人在登山中最大的修煉就是專註一事、心無旁騖;三是要有好團隊,登山運動需要協作,各司其職各盡其能。

登山和創業一樣,儘管辛苦,但王靜樂在其中。熱愛是最好的催化劑。“我特別喜歡這個行業,做喜歡的事兒,比如,極限運動,特別累特別苦,但與自己喜歡的事兒相結合,要有真正的發自內心的深度的熱愛,最舒服和最極致的狀態,絕對不是別人強加給你的,一定是內心喜歡的。”

頭圖攝影|潘石屹新中國成立70周年的獻禮大片《攀登者》正在全國熱映。探路者是這部影片的獨家戶外裝備贊助商,它的現任掌門人王靜也是一名登山愛好者,更是一名四次登頂珠穆朗瑪峰的傳奇女性。

探路者發生了什麼?王靜回歸的兩年,是探路者逆水行舟的兩年。談及這兩年做了什麼,王靜表示她更習慣用攀登來打比方。

王靜這幾年深刻感受到整個社會大環境,尤其是互聯網的快速變化,包括前幾年不可持續的投資泡沫。她說,“不要在風口上舞蹈,沉下心來做事情才有價值。”

。END 。製作:崔允琰校對:張格格審校:武昭含

[ 推薦閱讀 ] 點擊圖片即可閱讀

做“減法”,同時也要做“加法”。

“如果一個人把一件事做成了,可能是碰運氣,但N件事都做成了而且還超乎了你想象中的結果,那就不是運氣的事情了。這是可持續性的成長能力。我始終相信,做任何事情都是有方法論的,登山、潛水、企業管理,都一樣。”

但王靜對探路者有信心也有“野心”。

“探路者要扭虧為盈,就得從‘找方向、要專註’入手,開始做‘減法’,進行業務剝離。”王靜表示。

在外部的變化之外,王靜下了很多功夫在經營內核的改革上。一方面她大刀闊斧進行組織架構調整,在系統內實現更扁平化管理,啟用年輕管理層,優化協同效率;另一方面,她積極推動科技創新和產品變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