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拖欠财政-成员国共向联合国经常预算支付了19.9亿美元会费

  • 时间:

【武汉军运会】

聯合國財政規則3.5條規定,各會員國需在秘書長通知之日起30天內全部付清會費。而到下一年的1月1日仍未繳清費用的,將被視為拖欠一年。

聯合國預算由三部分組成,包括支付維持機構正常運轉所需的經常性預算、維和行動預算和國際刑事法庭餘留機制預算。

如此看來,聯合國要賬的歷史還真是久遠。那麼問題來了,對於連續拖欠會費的國家會有什麼懲罰措施嗎?

根據《聯合國憲章》第十九條規定,“凡拖欠本組織財政款項之會員國,其拖欠數目如等於或超過前兩年所應繳納之數目時,即喪失其在大會投票權。大會如認為拖欠原因,確由於該會員國無法控制之情形者,得准許該會員國投票。”

會上,古特雷斯說,因為現金赤字嚴重,聯合國的工作周轉金和特別賬戶出現不足。過去三年中,工作周轉金在一年當中有四分之一時間處於告罄狀態。

今年6月4日,古特雷斯在向聯大財政和預算委員會通報秘書處的財政狀況時表示,會員國拖欠“會費”是聯合國的財政狀況陷入困境的原因之一。

10月24日,聯合國將迎來成立74周年紀念日。

還有這條,在2016年的最後一天,聯合國還在微博上要賬,無論是文字還是配圖暗示性可以說是非常強烈了。

這個比額是浮動的。以咱們國家為例,從1971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恢覆在聯合國合法席位至今,中國的會費比額經歷了一個先增後減、再迅速增長的過程。

“光榮榜”和“老賴”清單除了“首席行政長官”親自上陣,聯合國還有兩項傳統的要賬方式。他們的官網上會公佈一份類似咱們小時候“光榮榜”的清單,所有已繳清會費會員國都會按照付款時間依次出現在上面。

1972年至1979年,中國重返聯合國之初,會費比額從4%增加到5.5%;

聲明中還提到,如果聯合國沒有從今年初就開始縮減運營成本,截至本月,資金短缺將不是2.3億美元而是達到6億美元,這意味著剛剛結束不久的聯大一般性辯論以及其他高級別會議都無法舉行。

當然,催繳的同時還得表揚一下“別人家的孩子”來激勵大家。

10月7日,古特雷斯在寫給聯合國秘書處3.7萬員工的信中說,截至9月末,聯合國運行預算告急,赤字為2.3億美元,最後的財政儲備可能會到10月底用盡。

舉個例子理解一下。比如,在2016年,因為未能按時繳納聯合國會費,委內瑞拉等15個會員國就被暫時剝奪了在當年9月聯合國大會期間的投票權。科摩羅、幾內亞比紹、聖多美和普林西比、索馬裡、也門5個國家雖也未能及時繳納會費,但考慮到它們是受衝突、戰亂等侵擾,投票權仍將得以保留。

2001年開始至今,中國的會費比額一路增長,2001年上升到1.541%,到2019年則達到12.005%,增長了7.79倍,成為聯合國第二大會費繳費國。

10月8日,古特雷斯在聯合國制定預算的第五委員會會議上發表講話時指出,本月聯合國將面臨十年來最嚴重的赤字,已經結束的維和行動所留下的現金儲備也面臨耗盡的風險。

中國已經足額繳納了2019年的會費。

4個月之後,古特雷斯再次“哭窮”。

截至10月8日,成員國共向聯合國經常預算支付了19.9億美元會費,尚有約13億美元的資金沒有到位。如果沒有更多的成員國全額支付會費,到11月底,秘書處將不得不延遲支付工資和商品及服務費用。

《聯合國憲章》第十七條規定,聯合國組織的會費“應由各會員國依照大會分配限額擔負之”。在每兩年一次的預算制定會議上,會費委員會確定不同國家的會費比額,主要根據是每個國家的國民生產總值、人口,以及支付能力等因素。

2019年,美國應付會費6.74億美元,但至今未付清。算上歷年欠下的會費,美國累積拖欠聯合國約10.55億美元,占成員國欠費總額的76%。

當天,古特雷斯還通過發言人杜加里克在紐約舉行的記者會上發表聲明表示,截至9月底,成員國僅支付了聯合國2019年經常預算總分攤費用的70%,而去年同期,這一數字是78%。

古特雷斯表示,他被迫採取了“非常規措施”來應對空前的現金短缺問題,比如暫緩空缺職位的招聘,差旅將僅限於基本旅行,會議可能不得不取消或推遲等。

1980年,中國的會費比額降至1.62%,1983年進一步降低到0.88%,直到2000年,中國的會費比額一直低於1%;

在生日前兩周,古特雷斯宣佈,聯合國將面臨十年來最嚴重的赤字問題,本月末可能將耗盡所有經費。

聯合國會費是聯合國主要的經費和預算來源,目前聯合國193個成員國中還有63個國家沒有繳清2019年的會費。

比如這則發佈於2014年7月1日的微博就在暗示身為聯合國五大常任理事國的美國尚未交清2014年的會費。

2018年,為了支付工資,聯合國秘書處還不得被迫動用了已結束的維持和平特派團的盈餘資金,這還是自2005年來的首次。

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友情提示一下,登上聯合國的“老賴”名單,代價可不小。

除了官網,聯合國官方中文微博也會發佈催繳會費的消息。

他還在信中特別指出,是成員國造成了聯合國的財政問題。

要賬,他們是專業的。跟誰要賬?先來瞭解一下聯合國的預算情況。

誰去要賬?中國有句俗語,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如果預算不足,聯合國的很多業務也就無法開展。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搜索了一下新聞報道,誇張點說,因為欠費問題,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今年多次公開“哭窮”。“哭”雖然不是真哭,但“窮”是真窮。

撰文 | 董鑫如果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精通中文,他最近的口頭禪大概會是這四個字:

表格太長,政知君節選了今年付款時間前十名的國家給大家展示一下,感興趣的戳一下這張圖片就可以瀏覽全表。

但古特雷斯也提出,這種將支出推遲到未來預算期的方法“只會將今天的問題轉移到明天”,他在會上呼籲美國儘快履行繳費義務。

在目前沒有繳清會費的63個國家中,美國是欠費大戶。

其中,經常性預算是由聯合國秘書長提出,經大會批准,用於支付維持機構正常運轉所需的開支。這些經費主要來源就是193個會員國所繳納的會費。

當然,這也不是聯合國第一次被拖欠會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