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房电商-张先生说::“这个楼盘在阿里拍卖上就上线了10套房源

  • 时间:

【坚决遏制沉迷网游】

郭毅認為,電商平臺的確有著豐富的流量,但其客戶的關註點不在房產上。此外,房產的交易周期較長,網站上的一次瀏覽不足以實現導流的效果。“電商平臺上的流量對房企來說很多都是無效流量,有多少流量能夠實現轉化是難以預料的。”郭毅對《華夏時報》記者說。

“開發商在淘寶上賣房有兩個目的,一個是曝光,一個是衝擊銷量。價格過高到底還值不值得買是購房者需要考慮的問題。”張先生對《華夏時報》記者說。在張先生眼裡,這是房企推動銷售,加快賣房的一個手段。

“房企希望線上的海量流量能夠實現篩選和精準導流,但電商平臺的商品大多以快消品為主,是低值高頻的。但房產的特點與電商平臺客戶的訴求完全不同,它是高值低頻的。”郭毅對《華夏時報》記者說。

“複雜”的購買流程抓住人們眼球的是“優惠”和“特價”,但網上買房不像買一件衣服那麼簡單。《華夏時報》記者在阿裡拍賣上看到了長沙某項目的一處房源。頁面顯示,拍賣會從11月11日的00:00開始。《華夏時報》記者咨詢了該房源的負責人張先生,張先生說:“這個樓盤在阿裡拍賣上就上線了10套房源,每套房源的起拍價是不一樣的,都是一些比較低價的房源。”

“這個房子是要比市場價便宜的,如果它超過市場價,那就肯定流拍了。但具體最後要交多少房款是要在線下完成計算並且交付的。”張先生對《華夏時報》記者說。

與阿裡採用拍賣的方式不同,蘇寧採用的是“一口價”交易。購房者先繳納99元的意向金,然後即可按照平臺秒殺價搶購特價房源,先到先得。其中,平臺秒殺價為特價房源一次性或按揭付款方式的一口價總價。若未能搶購成功,購房者可以發起意向金退款。

郭女士對“網購房子”存在擔憂。“感覺是會便宜一些,但是房子我都沒看過,買的時候還是有點不放心。”郭女士說。但決定出手的人不在少數。張先生表示,自從阿裡拍賣上線了房源之後,每天都有近十個擁有購房資格的人咨詢他網購房子的相關事宜。

以該房源為例,該房源建築面積為113.62平米,三居室,所在樓層為10層。“阿裡拍賣上房源的標註是南朝向,但是這10套房源都不是正南朝向,這個得提醒您一下。”張先生對《華夏時報》記者說。

張先生表示,線上賣房的確沒能帶來精準流量。“好多人來問這個房子,感覺就像是淘寶上一個普通的商品一樣,但絕大部分人其實是沒有購房資格的,對這個商品不夠瞭解。”張先生對《華夏時報》記者說。

華夏時報(chinatimes.net.cn)記者李未來 見習記者 李凱旋 北京報道

《華夏時報》記者發現,除了阿裡打出了“低價房源”這張牌外,京東也喊出了“金融服務低至5折”“好房7折、可貸款”等宣傳語來吸引購房者,價格戰已經在所難免。京東房產與各家房企進行了聯動,上線了不少新房源。以泰禾·濟南院子為例,其可領取“滿10000減4999”等多種優惠券,且樓盤的意向金也由80000元優惠至73107.05元。蘇寧聯手房地產巨頭恆大,在“雙11”期間每天推出百套特價房源,最高折扣超過百萬。

流量大,但不精準按照以往的觀念,類似淘寶等的電商平臺主要承擔了生活的中“衣、食、行”,尚未滲透至“住”的層面。在合碩機構首席分析師郭毅看來,這樣的合作模式存在著轉化難題,電商平臺也沒有找到屬於自己的定位和商業模式。

此外,郭毅認為,線上平臺向線下轉化的最大難題是如何“確客”,即如何確認這個客戶是從指定的線上平臺導流下來的。“如果電商平臺起到的是一個渠道作用的話,那如何‘確客’就是一個難以跨越的門檻。”郭毅對《華夏時報》記者說,“如果起到的是一個廣告作用,那電商平臺的競爭力不及地產的垂直媒體,後者有更加精準的客戶群體。”

“電商平臺和房企聯動賣房不會對當前的房地產市場產生實質性影響。”諸葛找房數據研究中心分析師王小嬙對《華夏時報》記者說。王小嬙認為,線上賣房的數量有限,三大電商平臺總計推出的房源數量不及3萬套。此次僅僅是房企與電商平臺之間的一次試水操作,購房者能否接受線上購房的模式仍然需要觀察。

目前,該房源的當前價是84萬元左右。“這個價格是比市場價要低的,基本上這個樓盤的市場價在89萬-92萬。”張先生對《華夏時報》記者說。參與競拍的第一步是繳納保證金,保證金為起拍價的2%。以該房源為例,購房者需要先繳納近1.7萬元的保證金才可參與競拍。

“購房者需要繳納的只有房款。”張先生對《華夏時報》記者說。若最後未能競得該房源,則保證金返還回購房者的賬戶。若最後競得該房源,則保證金會返回原賬戶或抵部分房款。“但如果您競得了房子,但是後來不要的話,這個保證金就不退了。”

網購的一大特點就是方便,其讓顧客足不出戶就能購買到心儀的商品。但在張先生看來,這樣的網購房子不算方便和快捷。“購房協議、貸款的辦理、去過網簽這些購房程序還是要在線下完成的,尾款也不是能夠直接就用支付寶支付幾十萬甚至上百萬,網上走的只是一個草簽協議。”張先生對《華夏時報》記者說。